互联网广告监管的几个难题

互联网广告监管的几个难题

2019-08-06 16:59:36

自2015年《广告法》修订、2016年《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颁布实施以来,互联网广告的监管成为了各级市场监管机关的广告监管重要工作,然而由于互联网广告管理法律制度的一些不足,甚至缺陷,致使互联网广告监管不尽人意,互联网广告监管常遇到无力感的时刻。及时、有效监管互联网广告,亟需破解以下几个难题:

一、互联网广告的监管难题首先在于互联网的后台实名制。

互联网实行的是以手机实名制为基础的后台实名制,由于职责权限的限制,市场监管机关无权通过手机号码倒查至互联网账号的实际拥有者,如此使得广告监管者虽然在监管中发现了违法互联网广告,但由于无法及时获知广告主及广告发布者而不能及时采取有效监管措施制止查处相应的违法互联网广告,通过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等平台查询又费时费力,效率极低,甚至得不到回复,致使互联网上的违法广告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遏制,广告监管人员挫败感强烈。

二、新出现的互联网媒介业态、互联网广告新型式常现调整疑问。

自《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实施以来,互联网媒介业态、互联网广告形式都有了不少发展变化,亟需对新出现的互联网媒介业态、互联网广告新型式加以认真研究,争取通过《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修订予以明确纳入规制。如信息流软文广告的问题一直未能很好解决,这类信息流软文在互联网上泛滥,建议通过规章明文规定凡是互联网信息中出现电话号码、二维码、微信号等任何联系方式、商业链接的都视为商业广告,并通过规章立法明确规定链接广告发布者对其链接广告发布控制范围内的后端链接广告负有审查义务;对于短视频、直播中的植入广告,也需要确定出现哪些元素可以判定为广告,否则执法监管实践中无从操作。对于互联网上的广告信息与非广告信息的判定还可以通过规章修订进一步明确细化《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

三、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平台的法律责任不落实。

互联网信息发布的技术关口都掌控在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之处,互联网信息的监管如果不能从源头关口把控,面对天文数字的互联网广告,单凭市场监管系统的人海战术,是永远无法做好监管工作的。《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防止信息扩散,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网络运营者违反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对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未停止传输、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并可以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网络安全法》于2016年11月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相对于广告法而言是后法,更是调整互联网信息安全的基本法,理当在《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修订中将《网络安全法》的相应规定予以贯彻落实到位,只有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平台切实担当起对平台发布信息的管理责任,及时采取处置措施制止违法互联网广告的发布传播,才能从源头上有效控制违法互联网广告的发布传播。

四、《广告法》第四十五条规定的“明知”“应知”情节不明确。

《广告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或者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对其明知或者应知的利用其场所或者信息传输、发布平台发送、发布违法广告的,应当予以制止。”但何为“明知”“应知”情节,至今未有有效的法律规范文件予以明确。《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建立网络信息安全投诉、举报制度,公布投诉、举报方式等信息,及时受理并处理有关网络信息安全的投诉和举报。网络运营者对网信部门和有关部门依法实施的监督检查,应当予以配合。”及时受理并处理有关网络信息安全的投诉和举报即是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法定义务,相同的违法情形多次出现,显然应当引起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关注,因此,三次以上不履行相同互联网广告违法情形的举报投诉处置,构成“明知”“应知”情节无论在理论上、情理上都可以讲得通,并且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也有技术条件与能力解决这一问题。如果能从法律规范文件中如此规定,即可大大激发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自觉履行处置互联网举报投诉义务的主动性、自觉性。

五、“以网管网”亟需构筑覆盖全国的互联网广告监测网。

当前各地对互联网广告的监管方式还是人工搜索巡查为主,缺乏有效的网上搜索巡查技术工具,工作量巨大,监管效能极低,更容易被互联网广告违法者绕开、规避,常常是“看得见的管不着,管的着的看不见”,亟需开发、构建市场监管系统的互联网广告监管监测系统软件及覆盖整个互联网的监测网,才能有技术、有能力搜索、捕捉互联网上的违法广告,同时结合全国市场监管系统的互联网广告监管力量,真正确立起“以网管网”的监管机制,在总局的统一调度指挥下,通过各地监测机构的统一协同监测,尽可能及时尽可能多地发现、查处互联网违法广告,形成对违法互联网广告的有力遏制、打击。